社保大队长

日语估分出来只有120。


听力和文字全炸。。。


妈个鸡虽然很喜欢爆豪但是真的好怕他的一部分粉丝啊。。。???


心肌梗塞。。。魔幻2018,呵呵。


Wigen Wagen (5)

-轰出only

-人鱼轰×人类久

-撞梗致歉

-后期有刀,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在那个难以启齿的早晨之后,绿谷一度告诉自己,那只是梦境而已,他没有对自己的朋友,那条雄性的人鱼产生任何不该有的龌龊想法。

他甚至不敢在轰那边久呆,每天只是匆匆地确认对方是否安好,在简单的对话之后便匆匆找了些借口离开。他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去注意轰那不解又有点受伤的神色,希望能够通过减少接触的时间来来结束那个过于真实的荒唐的梦境。

在夜晚,那个属于他的梦境里,他不再和轰有什么过分亲昵的举动,那缱绻绵密的吻也不再发生。轰只是安静地看着他,一眼不发,可是眼睛里的不解和委屈却和白天如出一辙,里面的哀伤仿佛像眼泪一样,只不过还没来得急滚出珍珠的形状就立刻融化在了海水里,无声无息。

“绿谷,你讨厌我吗?"

不是这样的!!

绿谷无法像在之前的梦境里一样自由地发声,他好像被扼住了喉咙,又像发声器官从自己身上消失了一样。他没有办法解释, 只能摇着头,张着嘴无声地道歉。

对不起。

对不起。

对不起。

我不想被轰君讨厌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绿谷成功了。

他不再在每个夜晚化作人鱼,潜入梦里和那个人相会,所以他不再期待着夜晚的到来。

是的。不再期待。

失去梦境的绿谷不但没有得到解脱,反而让他落入真正的绝望之中。因为,绿谷再也没有办法忽视自己的感情了。他的灵魂仿佛被这两天反抗的行为激怒,将深处的感情全部推上来,逼着绿谷直视它们。

绿谷不擅长骗人,同样的,他也不善于欺骗自己。

无论是白天一个人的时候把自己逼疯了的思念,还是夜晚空洞枯燥的睡眠,都在催促着绿谷立刻奔跑到湖边。只有看见轰,才能让这几天迅速干枯的心脏重新活过来。

已经落了灰尘的渔具安安静静地躺在角落,无声地嘲笑着这几天来绿谷的自欺欺人的刻意回避。

房间里阴暗的角落,黑色的恶意扭曲着身体朝绿谷爬来。狰狞丑陋的面孔上看不清五官,上面咧着一条上扬的缝,叽叽喳喳的声音从里面挤压出来。

COWARD。

绿谷出久。懦夫。胆小鬼。懦夫不配拥有任何东西。

以前你从你的梦想身边逃开,现在又想对自己的感情视而不见。你活该只能守着你这间破屋子,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。

讥笑像是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涌上来,挤压着绿谷的躯体。

不是的!不是这样的!

绿谷用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耳朵,把身体蹲下缩到最小,仿佛这样就能躲避那些无比恶毒的言语。

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,那些来自自己内心的恶意是无法从外部阻挡。

眼泪争先恐后地从眼眶里益处,滴在地面上,形成一个个小小的水洼。自从放弃了作为勇士出海之后,绿谷几乎没有在哭过,生活好像是一张被揉烂的的废纸,毫不起眼,在角落等着最后的处理。可是轰的出现让那些像是干涸在瓶底的墨迹一样的感情爆发了出来,那些很久没有惊喜,恐慌,懊悔,不知所措,连同着童年的委屈一起翻涌上来。它们泡在绿谷的眼泪了,落在绿谷的心上,浇灌着绿谷这份突如其来的初恋。

如果轰君是女孩儿就好了,绿谷想到。可是故事里的人鱼公主喜欢上的也是王子,而不是向他这样一事无成,籍籍无名的渔夫。

而且。轰君也不是什么公主,如果他有双腿的话,会是一个和自己一样的男性。口口声声希望成为他的朋友的人类男子,却在背地里偷偷喜欢他。在几天里不知羞耻地做着两个人带着桃色的梦境,这一切如果让轰焦冻知道了,他脸上露出的鄙夷一定是绿谷出久一辈子最不想看见的东西。




绿谷踏着虚浮的脚步来到了镇子里教堂。

这个教堂和其他的有所不同,这里没有主持礼拜,听人告诫的神父,只有一个退隐的勇者——ALL MIGHT.

ALL MIGHT是绿谷从小到大最敬重的人,也是他带着永远不会消失一般的笑容一次次地从海域带来奇迹,让绿谷小时候对那片海产生无尽的幻想。

如今的勇者已经不复当年,干瘦的身躯让人很难相信他曾打败过最凶恶的海盗,击杀过最残暴的海兽,作为人人称道的英雄迎接鲜花和赞美。

”ALL MIGHT,你有空吗,我有事想找你。“

绿谷的脸上还残留着泪痕,整个人也显得有些憔悴。

ALL MIGHT有些吃惊地看着绿谷。绿谷父母早逝,和镇上的孤儿一起,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。

”绿谷少年,发生什么事了?“

”ALL MIGHT,我发现,我喜欢上了我的朋友。“绿谷说话的时候咬了咬牙,好像是在忍受着什么一般。

”喜欢上一个人,恩,是一件好事,不是吗?“

”我,“绿谷有点不敢看ALL MIGHT的眼睛, ”我喜欢上的是一个男孩。前几天我还说要做他朋友。我觉得他终于开始慢慢接受我了,可是,我却有了这种感情。这是可耻背叛,我不知道该怎么做。“

ALL MIGHT看着眼前的青年,对方的身体在这并不寒冷的日子像是在严冬一般微微发抖。他想起绿谷小时候,每次自己从远方回来,都激动得跑到自己所在的小酒馆,听着自己带回来的新的冒险故事。

”我以后要成为和ALL MIGHT 一样伟大的冒险者!“才5岁的男孩子,眼内却闪烁着比太阳还耀眼的光。

看着小小的孩子,ALL MIGHT不知怎么的觉得他很像自己。

”你一定可以的,小勇者!“大手拍了拍绿谷的头顶,ALL MIGHT笑着对绿谷说道。

当被告知因为严重晕船症而无法航海之后,绿谷眼里的光芒暗淡了许多,可是依旧每天努力地生活着。他是个坚强的孩子,那时候ALL MIGHT这么想着,但是绿谷似乎没有再那么毫无保留地笑了。

”绿谷少年,你要加害你的那位朋友吗?“

绿谷听言,大吃一惊地抬起头:”当然没有,我绝对没有伤害他的想法!“

ALL MIGHT笑了笑,继续说道:”那怎么算背叛呢。喜欢这种感情是没有办法控制住的,喜欢一个人不是背叛,也不是一种罪恶。“

“可是我们两个都是男孩。”

“那又怎么样呢?绿谷,你喜欢他是因为他是一个男生吗?”

绿谷说不话来。过了一会儿,他才发出细细的声音。

”我怕他会讨厌我。”

ALL MIGHT叹了一口,摸了摸绿谷的头发。十几年过去了,却让他有在他面前的依旧是那个不到他小腿的孩子的错觉。

“去坦白吧,绿谷少年。告诉你那位朋友你的心意。你的感情是无害的,认真地感情没有被厌恶的理由。即便没有得到回应,那也不是你的错。“

”可是....“

绿谷刚想说我做不到就被ALLMIGHT打断,“去吧,我的小勇者。”

绿谷听到这个称呼僵住了身体。他看着自己面前自己最崇敬的长者,向他投来了鼓励与信赖的眼神。ALL MIGHT并没有因为这些年的消沉而对自己有什么失望。

自己要变成比ALL MIGHT更加勇敢的人。这份被锁在心底最不起眼的角落的心愿小小地震动了一下。

我其实没有什么好害怕的。如果轰君讨厌的的话,我就让他回到海里,再也不用看见我。

即使因为这样再也见不到轰君了,我也不想再逃避了。

绿谷握紧了拳头,指甲嵌入肉里产生了微微地钝痛。

“ALL MIGHT,谢谢你。"

绿谷朝着ALL MIGHT深深鞠了一个躬,随后转过身,向那片住着自己心上人的湖水跑去。

【胜出】Reverie

微博也挂了就没办法了。还不会用ao3


ORZ


钢琴室play  


一辆自行车


http://m.weibo.cn/6488579448/4304874424895139?sourceType=sms&from=1063195014&wm=9006_0101


可恶,被屏蔽了。


Wigen Wagen(4)


-轰出only


-人鱼轰×人类久


-撞梗致歉


-后期有刀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
哪来的敏感词汇,我写的很清水啊ORZ。



我的青梅竹马和天降惨烈的修罗场太好了woc,半夜补完爽到说不出话woc


Wigen Wagen (3)

-轰出only

-人鱼轰×人类久

-撞梗致歉

-后期有刀,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“如果你能变成人鱼呢?”




绿谷被这突如其来的假设惊了一下,他眨了眨眼睛,目光不由地移到了轰隐于水面之下,隐隐约约可见的那条鱼尾。

他想到了刚刚轰所描述的一切,辉煌瑰丽,梦幻的样子就算是铺开自己所有的想象力,也无法完美地展现。他想知道更多,想要靠得更近,也更想作为一个真正的水手,一个勇士一般去见证它,而不是仅仅作为一个聆听者。

“那我大概会很快乐吧,”绿谷把视线重新投向轰,说着顿了顿,“为什么轰君会这么问呢?”

轰焦冻的神色略不自然得僵了一下,随后轻轻摇了摇头,回答说:“没有别的意思,我突然想到的假设。忘了它吧,绿谷。”


绿谷点了点头。




夜晚到来的时候,绿谷一个人躺在自己简陋的小屋子,床板有点硬,是用桦木板拼的,睡着有些硌人,但是睡了十几年绿谷也早就习惯了。

而盖在身上那条薄薄的毯子,也是今天拿出去晒的。这两天的的天气很好,毯子像是吸足了太阳的能量,又被风吹得干燥,盖在身上说不出来的舒服。

如果是在往日,绿谷大概会早早得进入梦乡,然后在第二天的清晨醒来,开始一天的生活。

但是绿谷却没有睡意。一只手枕在头的下方,柔软的绿色卷发铺在手腕上。

现在绿谷仿佛被魇住了一样,无意识地望着黑色的屋顶。脑子关于轰的事情像是什么野性动物的眼睛,在渗人的夜晚一个接着一个地睁开。

绿谷知道,几乎是在醒来,与他接触的那一刻起,轰就在刻意保持着一种警惕的疏离。

绿谷不是不能够理解,人鱼作为这样的一种特殊种族,在和人类交往的情况下难免会有警惕心,可是今天一天的接触让绿谷更加感受的了那股说不清道不明感觉。

轰那美丽精致表皮下,翻涌着泥沼一般的情绪。那种支离破碎的感情像是长满刺的荆棘一般盘庚错节地缠绕在一起,保护着什么东西,不让人碰触,甚至仅仅是靠近都会让你变得鲜血淋漓。

今天轰的一个眼神,里面的藏着的阴霾甚至让绿谷觉得自己是被憎恶着的。

想到这里,绿谷难过得合上眼睑。

在轰君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?







慢慢的,身体像是沉入了水里。

身体轻的不可思议,没一丝肌肤都被液体温柔地裹着。这是......在水中?

绿谷睁开眼睛,果然看见的是一片无际的蓝色。

绿谷张了张嘴,却没有发出声音,只有几个气泡从张开的缝隙中冒了出去。肺部,不可思议的,没有感到压力和痛楚。脖子上传来轻的开合感引起了注意,他伸手摸了摸,摸到了几道在阖动的细缝。

这个大概是鳃了。

绿谷垂下头。果不其然,自己的双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巨大的鱼尾,就像轰君那样,绿色的鳞片像是被精心雕琢过的琉璃,在水下绽放着异彩。

突然自己的手被拉住了。

绿谷转过头,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身边,异色的发丝漂浮在水中像是漂亮的彩珊瑚,鲜艳得醒目。绿谷的迷迷糊糊地看着近在眼前的发丝,发现居然是微微有些透明的。

真漂亮。 

这么想着的绿谷不由自主地抬起没有被握住的手,想去摸摸那宝石一般的头发。

轰却像是预先知道了自己的想法一般,伸手将绿谷的另外一只手也握住了。轰一边握着绿谷的双手,一边低下头,轻轻地用自己的下巴磨蹭着绿谷的脸颊。

这种从未有过的亲昵姿态让绿谷觉得有些燥热,奇怪的是他却并不觉得害羞。他微微拉开了一点与轰的距离,抬头看着他,发现对方也正在专注地看着自己,眼眸里的感情像是盛不下一般溢出来,融入这海水中,要把自己溺毙。

“***。”


轰君好像说了什么。绿谷不知道自己是听不懂轰的语言还是听不到任何声音,但是他还是努力地把耳朵凑近,想听清轰说了什么。然而原本扣住自己手腕的双手却缓缓升起,将自己的头部摆正。


绿谷的唇部泛起一阵冰凉。像是碰到了什么螺类精致的平滑外壳,却又像是内部那样柔软。海洋特有的味道在嘴里铺天盖地地涌来,冲刷着绿谷的大脑。



他们接吻了。

Abo看多了我都不能直视这个广告词。。。